您的位置 首页 办公

《易经.说卦》:“乾为天、坤为地、离为火为日,坎为水为月……”

《易经.说卦》:“乾为天、坤为地、离为火为日,坎为水为月……”,也就是说,南边作为乾卦,是天的位置,北边的坤卦为地的位置,东边的离卦为日的位置,西边的坎卦为月的位置。于是,天、地、…

《易经.说卦》:“乾为天、坤为地、离为火为日,坎为水为月……”,也就是说,南边作为乾卦,是天的位置,北边的坤卦为地的位置,东边的离卦为日的位置,西边的坎卦为月的位置。于是,天、地、日、月坛的位置就被这样确定了下来。 《易经》还对天、地、日、月四坛的建筑形象特色也发生影响,易经中乾卦代表天,象征圆形,坤卦代表地,象征方形,这就是“天圆地方说”的由来。历代帝王为与天地合其德,以求得天地之神的庇佑,于是就将天坛建成圆形,将地坛建成方形。日坛与天坛一样建成圆形,月坛与地坛一样建成方形。按照明朝初年的设计方案,日坛的祭坛是方形的,而围墙则是圆形的;月坛的祭坛是方形的,围墙也是方的。 就连各坛坛门的命名,也与《易经》有关。如天坛内主要建筑圜丘周围的四个门,就是按照《易经》中乾卦之四德:“元、亨、利、贞”命名的。东曰泰元门,南昭亨门,西门曰广利门,北门曰成贞门。乾为阳为天为大,坤为阴为地为水,所以,天坛的面积比地坛大。

在古代中国,早期文明中的红山文化、良渚文明等祭祀遗址多有发现,但囿于材料限制难以清晰阐释,到商周时期祭天的传统渐渐明朗,天子观念的制度文化安排推动着祭天成为人间君王统治合法性的不二之选,遂在天、地、人的世界观念中形成了国家祭祀的制度文化。最早的天坛为畤,畤字从田从寺。《说文解字·田部》“田,陈也,树谷曰田。象四口十阡陌之制也。凡田之属皆从田。”畤字以田为偏旁,说明其与土地耕植有关。而寺字的构形在金文中是上为止,下为又(即寸)。金文中,止为足之形,又为手之形,林义光《文源》言:“寸,象手形。”又言:金文寺“从又从之,本义为持。”

《诗·大雅·瞻印》“时维妇寺”句《正义》言:“寺,即侍也。”畤从田从寺,意为侍田,即人手足并用于田地之谓。而以畤为祭祠,当是农民祈求农业丰收的活动。由于原始农业对自然条件依赖极大,主宰风雨雷电的是天——昊天。畤祭的产生,一般都推至黄帝,同时予以存疑。《史记·封掸书》:“或曰‘自古以雍州积高,神明之襖,故立畤郊上帝,诸神皆聚云。盖黄帝时尝用事,虽晚周亦郊焉。’其语不经见,晋绅者不道。”这是说虽然传闻黄帝在雍州立畤以祭上帝,但西汉学者对此说并不相信。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畤”字条言,“右扶风有五畤,皆黄帝时祭。‘或曰,秦文公时立也。”还是与司马迁一样的立场,两说并录,疑以存疑。但到北宋道教书籍《云笈七签》卷一百“纪传部”纪一则言:“黄帝以天下大定,符瑞并臻,乃登封太山,禅于亭亭山,又禅于几几山,勒功于乔岳,作下畤以祭炎帝。”肯定黄帝始制畤祭。

由于某些原因,仅对秦汉时期的祭天台实地勘察过。秦汉时期祭天遗址在雍城(今陕西凤翔)。雍山祭祀遗址中,最早发现的汉代建筑遗址位于雍山西岭山腰处,北依雍山主峰,南部宽敞开阔。遗址处于山腰一个较大的平台之上,山腰阶地平台距离雍山主峰约1.2公里,平台东西宽约50米,南北长约80米,总面积在4000平方米左右,而其上的建筑遗址处于平台以北靠后位置,附属于平台。从遗址地层中暴露有大量回纹方砖残块、绳纹筒瓦、弧形板瓦及云纹瓦当残片。夯土圜丘遗址,位于雍山东岭偏北山顶处,距离雍山主峰约0.5公里左右。通高5.2米,基座直径23.5米,底部圆周长达50米的圆锥形土塚,和周边直径达60—80米的椭圆形环丘平台,围绕“夯土台”的是一个圜状“壝”(即环围夯土台的围沟),整个环“壝”的直径31米,深1.5米。在“壝”的外侧有三重台阶平地,其中部分台地由于历代耕种破坏较为严重。

从雍山祭祀遗址所处的地理环境看,这里地处关中西部平原以北的千山余脉之中。西为与雍山相互毗连的彭祖原,南为灵山山脉,东为雍山东岭,北为雍山主峰,遗址处于群山环绕的一个大的地理风水格局之中。天坛选址应该在“高山之下,小山之上”,筑坛须有 “封土为坛、除地为场、为坛三垓”的形式和规模,发现的道路遗迹则很可能与当时不同身份等级参祭人员的所走不同的行道有关联,即文献所记载的“神道八通”。据《史记·封禅书》记载:“盖天好阴,祠之必于高山之下,小山之上,命曰‘畤’;地贵阳,祭之必于泽中圜丘坛”。

又据《史记正义》云:“此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曰封。此泰山下小山上除地,报地之功,故曰禅。言禅者,神之也”。笔者分析这里的地形完全符合建畤的要求,即大山之下、小山之上的地理条件,而且祭祀体系十分完善,这些充分印证了相关史料记载的真实性。《史记·封禅书》言:“于是始皇遂东游海上,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一曰天主,……二曰地主,祠太山梁父;盖天好阴,祠之必于高山之下,小山之上,命曰‘畤’。”梁父山为位于泰山下的一座小山丘。《汉书·郊祀志》与上文相同,但增“地贵阳,祭之必于泽中圆丘云”一句。这说是说,畤一般建于高山下泽地之中的山丘上。

畤是秦汉时期国家用来祭祀天地和五帝的重要场所。古人认为祭祀是除军事之外的一件大事,即“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畤在秦汉时由奉常统管,奉常之下在雍地管理和专设有雍太宰、太祝令丞,五畤亦各有一武官尉。大体平时之管理和安全由本畤之尉负责,而太宰负责各畤祭祀用熟食,太祝负责主持祭典。西汉帝王曾先后211次进行规模盛大的畤祭活动。发现的圜丘封土遗址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时代最早的天坛遗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华易福国学-权威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jiajunews.cn/597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3142103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