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策划

原创 周蓬安:庇护性骚扰女生的教授,是为自己留后路?

周蓬安:庇护性骚扰女生的教授,是为自己留后路?今天微博创作中心一个话题叫#央美要求曝光性骚扰的学生删帖# ,说的是2019年6月10日,小羊和其他41名学生联名向中央美术学院举报姚舜熙教授性骚扰女生,克扣学生画作,和向学生索要贵重礼物等行为。2020年1月13日,中央美院发出通告,取消姚舜熙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所有教学工作。但未有任何公示文件以及责罚期限。举报人小羊18日称,“学校之前就给我妈妈打过电话施压,让我删帖。”

周蓬安:庇护性骚扰女生的教授,是为自己留后路?

今天微博创作中心一个话题叫#央美要求曝光性骚扰的学生删帖# ,说的是2019年6月10日,小羊和其他41名学生联名向中央美术学院举报姚舜熙教授性骚扰女生,克扣学生画作,和向学生索要贵重礼物等行为。2020年1月13日,中央美院发出通告,取消姚舜熙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所有教学工作。但未有任何公示文件以及责罚期限。举报人小羊18日称,“学校之前就给我妈妈打过电话施压,让我删帖。”

原创             周蓬安:庇护性骚扰女生的教授,是为自己留后路?

如今这个社会,有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那就是很多时候公权力不是旗帜鲜明地与正义站在一边,而是竭尽所能地为“作恶者”遮挡恶行,让作恶者逃避舆论的谴责。因此,“不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已经成为网络“流行语”。

作为一名资深网友,曾撰写过大量批评警察不当执法的文章,也因此遭到不少“疑似警察”的忌恨,尤其是针对太原警察“王文军案”的评论,对王文军过度野蛮行使警权并导致农妇死亡一事的批评,引发了一大批“疑似警察”的集体谩骂,我随后将这些谩骂者归集为某个“欠教养圈”(我相信是某个微信群的杰作),并连续写了几篇标题带有“欠教养圈”的文章回击,随后我的公众号留言里也就没有了谩骂。

现实生活中,我也有不少警察朋友。当然,我在公安系统的朋友,素质肯定不会太差。作为芜湖市警风警纪监督员,在一次公安局组织的座谈会上,我就曾发表过一个个人观点,那就是对警察中的少数“害群之马”,公安机关也好,警察也罢,都应该与我一道,对其口诛笔伐,而不是站在那个“害群之马”一边,去谩骂批评这个“害群之马”的网民。我的观点,受到与会警察的鼓掌。

其实道理很简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赞美好人,说明你心地善良;袒护恶人,说明你心底险恶。这么简单的一个辩证法,很多人却活了几十岁都没有“活明白”过来,真是白白地来这个世界上溜达了一回,这种人对这个社会不会留下什么贡献,更有可能是专门来危害这个社会的。这些人没有是非观,只有“同类”,说通俗点就是“三观不正”。凡“同类”做了好事、善事,他们就不遗余力地,不惜拔高、放大并大肆宣传;凡“同类”做了丑事、恶事,他们就拼命替他掩饰,甚至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替他推卸罪责。

但我同时也怀疑,这些人真的纯粹基于“同事之情”,对“犯事”的下属不好下手吗?我是不大相信的。毕竟这些人都是受党教育多年,最起码的组织原则性还是有的,对个人品德低下,道德败坏的下属,理应嗤之以鼻,坚决“切割”,以表明自己的清白。这是起码的素质,犹如某大贪官“落马”,其昔日同僚立马表态“肃清其流毒”一样。

可面对这样过于敷衍的处理方式,我甚至怀疑(仅仅是怀疑)某人与“性骚扰”女学生的老师有同样的嗜好。这人不愿意严肃处理那些被举报“性骚扰”女学生的老师,或有可能是为自己“留后路”。

多年前,我曾持续呼吁废除那个丧尽天良的“嫖宿幼女罪”,还曾发表过《“嫖宿幼女罪”存废,需提防“黄松有们”为己留后路》一文,这个黄松有系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此前被媒体报道“对未成年幼女特别感兴趣”。

无论是哪所高校,对于参与处理“性骚扰”女生事件的任何高校领导层而言,如果有人曾经也有“性骚扰”过女学生的经历,此时一定会袒护当事老师,以防备自己过去“性骚扰”女学生的丑事败露,这个“温柔”的处理决定就能作为类似于“判例”的东西,供其他领导效仿,最终轻轻放下。

笔者以为,老师“性骚扰”女学生,其实与贪官“睡女下属”、“睡女管理对象”完全是同一码事,都是“以权谋色”,起码应该开除公职。在“色官”那里,你不“陪睡”业务就不给你,就不提拔你,甚至故意为难你。而在“色教授”那里,你配合他“性骚扰”,成绩不合格也能毕业;而你拒绝他的“性骚扰”,成绩再好也能让你“挂科”。

现实情况是,“性骚扰”已经大规模、高频率地发生在各个高校。而这种事情一般公安也很难侦查。如央美的这起集体举报事件,因为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姚舜熙有违法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作出了不予立案决定。

司法机关无法立案,但“性骚扰”确切地存在。央美“取消姚舜熙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所有教学工作”的处理结果,肯定是建立在姚舜熙承认其确有“性骚扰”女生的事实基础之上。那么,所在学校就理应按照校规,按照对教师道德准则的起码要求来严肃处理涉事教授。只有这样,才能对其他正在“蠢蠢欲动”的教师产生威慑力。如果没有严厉的惩罚,偏袒涉事老师,一些无良老师最终恐怕要成为“公猪”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华易福国学-权威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inajiajunews.cn/250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3142103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